这时会园·相思树下待君识
文/图:涂绍程
发布时间 : 2017-05-19 本页面已有1148人访问
相思花灿卿卿地,
初夏相思可朝夕。
三世相思何见解?
相思树下待君识。
  初夏的清晨风轻云淡,阳光明媚。漫步于会园林间小道或者木栈石径,到处花香鸟语。远山近水,一株株盛开的相思树映入眼帘,一片金烂烂的景象跃然入目。小花茸茸簇簇团团,相拥相聚成一条条金黄色的花枝,窜出尖尖的眉叶,争着向蓝天直直地挺起,几乎遮盖了整个树冠,仅余点点翠叶点缀花间。漫山遍野挂满小黄花的树梢,就像披了一层黄金甲一样,毛茸茸的花朵汇成金黄色的花海,在绿林中脱颖而出,特别养眼,非常壮观,如此灿烂。
  举目遥望,从山脚的水边到山腰的道旁到山顶的巅峰,遍布相思树。行至山腰,停下脚步,举目望去,黄色调漫山遍野。高高的枝干,长长的叶子,淡淡的金黄,柔美多情,花团锦簇,在风中摇曳,一片片分外妖娆,为初夏抹上一道金黄色,俨然是会园这一季的最亮丽色彩。道路两边的相思树,那枝丫低垂的花朵,触手可及。疾步花间,只见那一串串金灿灿的小黄花连着绿叶,清晰可见那小黄花如毛茸茸的小黄球。粉嫩、密集的小黄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置身在花海里,突然感觉身体每个细胞都浸润着喜悦和兴致。幽静的山径上,或许因为突如其来的风雨,黄色小花散落一地。如此光景,惹人怜惜。蹲下拾捡起那些散落满地的小花,轻轻地放于手心,用已略显迟钝的手背去感受花的那种绵绵柔软,突然感觉心意相通,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地上那些逐渐干瘪的,似粒粒黄金,满眼相思意,依旧耀眼,扣人心弦,凄美动人。
  云顶山下,学院四周的石头山上,相思树成片成片地环抱,郁郁葱葱,犹如一位位忠诚的卫士,守护着这片土地,庇佑着土地上的生灵。无论炮火连天的畴昔岁月还是政通人和的今日年华,无论这尘世喧嚣还是城市热闹,她们饮清露,汲月华,独自斟酌,即使贫瘠的土地,一如既往地守着自己的一片领地,在自己的坚持和固执己见里,衣袂飘飘,裙舞飞扬,灿若芳华。即使焚烧成灰,本质仍然坚硬,依旧散发淡淡幽香。或者也如我等一般的人群,植根于斯,成长于斯,依赖于斯的这些人,总是远远地守护着,或者说,有些孤傲,略带薄凉,和这世界存有一段洁白的距离。守护着学院的一草一木,守护着学院的每一位师长、每一个领导、每一位客户和每一个学员,守护我们共同的学院,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园,静默而无悔,静心且无憾,任身边的风景变换,物是人非,自顾自的美丽。
  相思一树,其实在闽南常常可见,多长在贫瘠的山地上。或许因为再平常不过了,几让人熟视无睹,柔弱的树冠枝干,犹如平凡朴素的闽南人,微低着头,略弯着身,与世无争。不解风情,不娇俏,不媚俗,即使沐浴在春雨中,它也只是一身翠绿,默然无语。然而有谁知道,在这柔弱纤薄的身骨中,却蕴涵着何等浓烈的赤子情怀。曾经被韩凭与何氏的感情深深地震动过,而相思之树、之花却给了人们“相思”这个词更深更久的含义。灿若芳华,满树金黄,在这初夏,喷薄而出,尽情绽放,一发而不可收拾,异常灿烂之后,又会在一两年后枯死。据山民、专家和度娘的综合评述,原来,相思树若超量开花,会将原本储存的大量营养物质消耗殆尽,油尽灯枯。
  为霎那灿烂,可坚守静默而无怨,可直面死亡犹不悔。何等勇气?何其壮哉!
 
 
这时会园·相思花开

  相思树,常绿乔木,无毛;枝灰色或褐色,无刺,小枝纤细;生长迅速,耐干旱;材质坚硬,可为车轮,桨橹及农具等用;树皮含单宁,花含芳香油,可作调香原料。相思树相传为战国宋康王的舍人韩凭和他的妻子何氏所化生。据晋干宝《搜神记》卷十一载宋康王舍人韩凭妻何氏貌美康王夺之并囚凭。凭自杀何投台而死遗书愿以尸骨赐凭合葬。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两坟相望。不久二冢之端各生大梓木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常栖树上交颈悲鸣。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环岛南路 电话: 86-592-2579999 邮编: 361005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226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