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会园 • 老叔,你还在这里
文/图:莫小宇 涂绍程 洪赞成 
发布时间 : 2017-04-21 本页面已有2189人访问
  其实,我已记不清有多少次经过你的身旁。有时步履匆匆,忽视了您的存在;大多数时候还是会被你给惊到,惊叹于您的不可一世。而每次沐浴在您的荫凉之下,总是更让我不能自拔,即使身边有一杯香茗,即使手上是一本好书。
  近来,网络上有个叫老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其蓬勃之生命力和植根之深入度,均堪称一时之翘楚。两相对比,何其相似。而在闽南,我们跟年龄大点的陌生男性打招呼时,一般会称其为老叔。于是,我自作主张地给你起了个称呼——老叔(树)。
  你个老叔啊!你说你,怎么当初就不给自己挑个好地儿,非得在这岩石缝里生长?你看看会园里别的树木,棵棵高大挺拔,玉树临风,或魁梧健壮,或风姿绰约;还有那渐行渐近的婀娜多姿的少女,垂涎欲滴。唯独你,树干在哪都叫人难以辨认,像个八爪鱼(哦不,比八爪鱼更甚呢!)似的扒在岩石上,而且这么一站,在这儿站了少说也得有几百年了吧。你那数不清的粗粗细细、长长短短、曲曲直直的根须不光包裹住了那块硕大的顽石,还刺破了他的心脏,向着我看不见的深处延展。
  小时候,常听老人说,树有多高,他在地底下的根就有多深。一棵树想要直面蓝天沐浴阳光雨露,就必得在暗无天日的土壤里默默伸展,牢牢地抓紧大地,才能使自己稳如泰山,才能足以撑得起地面上那终于得以见得到天日的部分,何其不易!老叔啊,我在想,我脚下这片地底下应该都藏着你的脉搏吧!不然,您怎么能稳稳地在石头上,而且一呆就是那么久?即使去年那几十年一遇的莫兰蒂,您依旧岿然不动,不过有些枝干受损而已。老话说树大招风,而在您这里,难道出错了?!我想,起码在会园的植物圈(会不会也有朋友圈?)里,你绝对是个异类,而且是了不起的让别的不得不佩服的那种。
  我很多时候在想,会园是不是像一个大温室?这里的花草树木大多是被“娇生惯养”着的。来到会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意识里是:风刮倒了,得扶起来用木棍撑着;营养不良了,得打点滴补充营养;枝叶长多了,得有园丁将他们修剪成特定的模样。他们总是身处会园的核心地带,献供人们观赏,引得无数赞誉。而你呢,却偏安一隅,兀自生长,平常心笑看人世的繁华,独自品味孤独,引一方清凉,独木成林。你的存在,不为取悦任何人,只因存在而存在。你不愿更无意活成别人心目中的样子,恣意生长,向着阳光,向着你想到达的地方,即使坚如磐石,也阻挡不了你的去路。
  于是,不知怎的,每每看到你,总觉着心里面踏实。白天,你在这里;晚上,你在这里;我来看你时,你在这里;我不来看你时,你亦安安静静地立着;风和日丽时,你在这里;暴风骤雨时,你还在这里;就连莫兰蒂来袭,毁了大半个学院的花草树木,你仍不以为意,精精神神地站在那儿。莫兰蒂那段时间,面对生命的脆弱,在你的面前,我这个铁石心肠的人也总是有些莫名的感动。兴许,你在暗笑我:你们这些物种,不论是人还是植物,都活得太短,经历得太少;我老人家在这里站了那么久,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
  老叔啊,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到底有多久了,也不知你还将会在这里多久。但我清楚,至少在我在会园求学的这两年,你每时每刻都在,就在我们公寓楼旁,陪伴着我们,寒来暑往。我已经或者终将习惯,清风湖畔,在您树荫下,石凳石桌旁,你像一位长者,给我诉说这里的风云变幻;更像一个理性的挚友,不论我来或走、去或留、喜或悲、乐或忧,你始终在这里,不会迁就我,亦不会离我而去。我和你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你见证我的成长——这两年研究生生涯的成长历程和心路旅途。
  写完初稿,学院老师告诉我,其实您有一些很好听的名字:如游榕玩石、澍榕百轮,是学院有名的景观。老叔啊,你可知道我多想活成你的模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任岁月缓缓流淌过你的枝丫与根须,仅留下斑驳的印记。只是我们的会园,我的老叔,我终将离去,离开这一片如今魂牵梦萦的土地。愿多年以后,当我归来时,你仍在这里。
彼时,看我的。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环岛南路 电话: 86-592-2579999 邮编: 361005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226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