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特色
发布时间 : 2016-09-30 本页面已有1941人访问

 
闽南民居建筑特色
 
  闽南民居建筑从建筑形式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一种极张扬的、类型化的形式,但它在砖石墙的装饰及美化上却有着较为特殊的表现。我们在认定建筑的要素时,主要是从四个方面来谈,即空间性、实用性、物质性和审美性。从审美的角度看,闽南的红砖墙反映着其地域的风格特性,形成了所谓的闽南风格,这种风格的形成是有多方面的因素,虽然我们现在已无法追溯其产生的渊源,但我们从整个中国建筑史了解所知,闽南民居特别是砖石混砌和墙面的装饰及色彩纹样在中国建筑史上有它独特之处,因而有学者认为这个区域的民居是属于“红砖文化区”(杜仙洲,1994)。
  闽南砖墙是属于实砌砖墙,但上面所说的石建筑的同时存在,于是闽南民居中其墙面的最大特色是在于它能如此协调地混合着砖和石,并在混合中隐藏    着艺术化的本义。挖掘闽南民居中砖石墙审美性元素时,特别是砖石墙里面所蕴含的审美样式、装饰图式,某种角度说,对我们现代全球化中本土文化的保持和理解是极富现实意义的。虽然也有学者认为福建民居有海洋文化的痕迹,特别闽南泉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与海外交流繁多,多文化之间影响痕迹明显,但就从民居而言,这种海外宗教及装饰的影响,更多局限于寺庙等带有宗教色彩的地方。我们认为闽南民居虽有多样性文化的影响,但更多是本土文化,特别是中原汉族文化的影响。地理环境和气候的特点及血统等诸多因素,使其崇仰中原文化的痕迹表露无遗,这从一些纹样、一些隐喻符号以及一些建筑样式上得以证明。当然,其他民族文化影响的建筑也同样存在,诸如土楼、圆楼、吊脚楼、手巾寮等。但这不影响闽南民居特别是砖石墙的类型化的形式。
  闽南民居外墙大致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
  1、勒脚(包括角碑石础),闽南民居勒脚多用白石和青石来作为装饰,图案图像大部分是虎脚造型,麒麟,喜鹊 ,马踏祥云,狮子戏球,也有吉祥文字之类。
  2、墙身(包括山墙、腰线、窗)。墙身最具特色,山墙也是泥塑作浅浮雕呈对称式,腰线有红砖、有白石、有青石影雕。窗的种类繁多,有砖构窗、石构窗、瓷构窗、木构窗等。砖构窗、瓷构窗特点在于本身独立形成一个整体图案。石构窗的窗柱常以一种圆雕形式出现,雕有动物花卉,如果是镂花窗,常见戏曲人物。
  3、檐边,一般都是浮雕形式,用泥塑彩绘,多山水人物,有故事情节。
  闽南民居建筑特色
  一、 具备整体形式美感且丰富变化的砖石墙面
  闽南民居墙的构造和装饰的最大特点是墙石混砌,即“出砖入石”,它就是砖与石两种不同材料的混砌,其造成一种装饰美感在于石的表面与砖的表面产生质地的对比,石块作为面、点,而砖缝作为线,这之间产生点、线、面的组合,那么这种点、线、面组合,某种程度上产生一种整体面积上的韵律,这是其一;第二,白色花岗岩与红色清水砖在色彩形成既和谐又对比的效果,对比存在于明度上,和谐却体现在它的白石并不是纯白的,而是带点灰色的白,白灰色作为“面”本身能起一种缓冲的作用,在对比中表达和谐,在和谐中表达冲突,这种矛盾的解决也是砖石墙的特点之一;在谈到色彩时,红砖白石形成红白相间的墙面视觉效果,而且这种凹凸是建立在光线的基础上并形成一种微妙的韵律,整栋民居在绿荫之中极为突出。我们认为,青石、红砖加上一些装饰的边线图案,在阳光照射下,这些色彩能与周围环境形成一种互动关系,响亮又有调和,具有一种亲和力。第三,闽南民居大多采用清水墙勾缝的形式,其规则的砖缝与不规则的石头之间又形成一种对比,这是“线”“面”之间的对比关系,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在墙面上也有些闽南民居采用“规则”红砖与“规则”条石并按照一定排列样式混砌,以造成另外一种形式感,通过讲究构成元素,讲究一种符合黄金分割比例的视觉效果的应用以及窗的缕花柱的点缀配合,其形成的表面空间使这种美妙韵律在一墙之间,就是一幅动人的艺术作品和浮雕作品。第四,花样墙面的应用极大的丰富单调的墙面。如梅花封墙砖、万字花砖墙、龟背砖花墙、古钱花砖墙、葫芦花砖墙、并花砖墙等。
  在山墙部分中,用泥塑材料的纹花起一种丰富视觉的效果,近现代民居也有用一些彩色瓷片,纹样有火纹、云纹等,两边对称适合,并以花灯、花篮摆在中间,这些纹样装饰大体构成一种如意葫芦形,当然,在这个表现区域中,曾出现一些古典人物和一些象征物品。色彩上,蓝白相间,为了与墙面的协调用一些紫、红诸如此类同类色穿插其间。在整体型制上常用近似青铜器饕餮的纹样,但我个人认为上面中心图像应为辟邪形象演变而来,这符合民俗习惯。然后整体通过一些诸如绶带飘动流转把所有图形统一起来,从山墙的装饰来看,云、水、火龙、凤的象征自然是一种传统上的隐语,这种隐语表现在花篮、花灯,如灯就是添“丁”的谐音,作为民居,对子孙后代的衍生不息是极为重视的。
  二、 讲究细节的可视性和图象故事的可读性
  谈到墙面,我们不得不谈到它的一些细部特色,而这些细部特色也是服从于整体,但丰富的细节,并没有从视觉整体上影响我们的视线。闽南民居外墙封墙砖除上规格砖,也有模制砖,这些模制砖砖都有翻制的图案,在整堵墙上它利用形式美的规律进行排列,用现代构成语言来说是一种四方连续纹样的应用,就单个砖来说是单独适合纹样,同时在墙上四周加一框线,这框线本身就是连续纹样,俗称花边,花边有时采用另外一种材料,如瓷砖等,以“提”亮整个墙面。在墙窗之下还有一条青石装饰腰线,这也是工匠们做文章的地方。细节之美并不只存在墙中间,例如在壁柱上,也用红砖花砌柱身,有一些图形纹饰。
  闽南民居砖石墙很注意各种不同类型因素的综合应用,就单个砖(清水砖)而言,它烧制时的黑色条线,可工匠们把它们作几何式排列,就产生另外一种效果,从视觉所见的屋檐上的蓝白花纹,窗洞的窗柱雕花,边线角隅图案的运用,都有其特的特到之处,比如边线的运用,除泥塑外,经济稍好的,就利用青石影雕,内容是梅兰竹菊等,也有文字的运用。当然,由于伊斯兰教曾经在泉州有较大的影响,植物形曲线花纹的痕迹较为明显,可能是受宗教寺庙的影响。
  闽南民居封墙处理手法,是很有闽南传统特色,它讲究虚实平衡,讲究位置经营,却很有现代构成的意味,如在规则中体现不规则,不规则中又隐含逻辑条理,通过一些重复来体现节奏韵律。构成上有对称式、有窗景式,一些装饰条线通过卷浪式、回转,使人产生起伏波动的视觉感受以此来突破石砖的硬度和冷峻,用人物形象故事来冲淡墙面单调的平面,使僵硬的外砖石墙,升华为具有人文色彩的建筑艺术品。
  三、 图案内容及所附载的象征隐喻表现出汉文化的传承
  我们可以从闽南建筑中找到许多中国传统图案的原型,如云卷纹、花草纹、花形纹及拼花等,举例说,汉代漆器上有一种云气纹是正如意样子 ,而闽南山墙把它反过来以适合于屋顶山墙的三角形 ,同时也喻意“云如意头” 。它通过8象形“吉”,8吉,当然,这是由太极图形衍变而来,在这个骨格中发展为“喜相逢”的图案,以表达喜庆的意味。雷圭元先生认为方子朐孜及复丛熘械幕」歉瘼郏仔斡泻虾酢肮饷鳌钡囊饩雷圭元,1977)。闽南民居的砖石墙图案传承了这类基本骨格,并予以发挥。仔喂窍咧械脑啤⒒稹⑺⒘⒎镌谡庑┩及溉粢粝郑乇仔瓮及钢械幕鸬奈蒲胫魈饣ú耸椒龅幕ゲ沟赜≈ち艘恢忠帐趸鹣嗳诘暮托尘辰纭V魈饣ㄎ屏馗锤窃鎏硇问矫栏校从吵鲆恢稚闳说母词馈/DIV>
  闽南墙饰细部形象方面有楼台人物、巾帼人物、吉寿文字、海棠花、相思树等,这些图象都有它本身的一些象征和隐喻意义,如六角龟喻长寿,八角喻吉祥,圆形喻圆满,钱纹喻财富,莲花喻清白,石榴喻硕果累累,蝙蝠喻福寿,蝴蝶喻美好,这都寄托一些美好的愿望,比如说,有鱼的形象暗含着年年有余,大象从另一个角度使人联想威武勇猛。通过图案或纹样的双关是闽南砖石墙的特色之一。
  四、 因地制宜多种材料的创造性混合应用
  就单一较少装饰的砖墙面,工匠们也找出许多方法来丰富砖墙。材料上的混合使用,极大程度地丰富墙面的材质,而这种材质的面积、位置、比例及砌法和图案,无不体现出一种美感,这种特色和江南一带水乡的白墙黑瓦形成了鲜明的地域上的对比。但无论如何变化,以红砖作为基调主色,是闽南的显著特点。比如出砖入石,它也有演变为“出砖入砖”,审美元素不变,只有材料上的改变,这种改变增强了统一性,当然对材料的选择更多应该是经济上的考虑而不是审美上的考虑,但它仍然不自主地应用审美原则。从整体上看,乱石墙和整石墙中结合红砖,这种砖石结构的混用,在墙面上就呈现了一种变化的多样,但这种多样化同时也体现一种共性闽南民居建筑样式。
  从闽南民居砖石墙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种文脉,对红色的喜爱,对雕饰纹样细节的刻意追求,对吉祥象征物的从容表现,从而在民居外观上体现居住者经济和文化上的身份和地位。红砖所呈现的红色毕竟是一种宫廷色、喜庆色,由此可见皇宫式的居住观念,在不同的经济条件下,使闽南人尽可能以一种曲折的方式表达出来,同时在一些细部上如图象和纹样也尽可能借鉴皇室的偏爱,当然,龙与凤的具体形象虽不明显地出现,但却在纹样及图象构成上以一种潜在的结构表现出来。我们认为这种文脉有着潜藏的文化含义和审美意识,虽然不能说是历代工匠自觉创造的,但却是工匠们无意识或潜意识对文化传承的一种认识和再创造,同时这种无形的文脉也表达一定的社会意识(如象征、隐喻等),他们把握审美规则并使之成为一种地域性的特殊含义和表现手法却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在简单的砖石墙表面,闽南的文化观念被凝固,它从侧面反映着闽南的文化意识、生活意识,随着生活环境及材料的改变,将从另为一方面也影响改变文化观和物质观,虽说精神层面的东西和物质层面的东西往往是互补的、相互促成的,但一方面的条件改变了,另一方面必然引起变化,我们不能忽略这种变化,如果这种审美潜规则依然在潜意识中影响着我们及我们的建筑,那么研究它的重要性就必然会凸现。
 
骑楼渊源
 

  十八世纪后半期,正处于产业革命时期的英国殖民势力,进入了印度等南亚国家,这些国家属于热带气候,长期生活在凉爽气候条件下的英国人,很难适应。为了克服这个生活上的不利因素,改善居住环境,创造凉爽舒适的居住条件,他们在建造住宅时,采用居室前加走廊的方法,以挡避炎热,营造出相对凉爽的环境,这种“外廊式建筑”很快被人们所接受,成为印度等南亚、东南亚国家建筑中普遍采用的形式,而且从单边外廊,扩展到双边、三边以至四边回廊。这种以遮阳为主要功能的家居“外廊式建筑”,随着殖民势力范围的不断扩大,经由南亚、东南亚、东北亚而至中国。
  这种“外廊式建筑”最早起源于印度的贝尼亚普库尔(Beniapukur)地方,是英国人首先建造的,称之为“廊房”,当地的方言叫eranda。接着,新加坡的开埠者莱佛士在新加坡城的设计中,规定所有建筑物前,都必须有一道宽约5铡⒂卸ジ堑娜诵械阑蜃呃龋蛲饧颂峁┳錾獾某∷4哟耍录悠鲁鱿至肆拥睦戎钩傻湛淼耐饫冉峁沟慕ㄖM饫鹊奈恢迷诘晡莸那安炕蛞槐摺5湫偷幕贡匦氚晒┬凶叩牡匕澹叨戎辽僖徊悖械脖芊缬暄籽舻亩ジ恰U庵至戎纬傻淖呃龋录悠鲁浦暗昶痰墓沧呃取保蚪小拔褰牌薄拔褰呕保iye Footway),进入福建后,开始称为“骑楼”。
  骑楼,约在鸦片战争后就传入鼓浪屿和厦门,接着又传入金门。
  所以说,骑楼建筑是欧陆建筑与东南亚地域特点相结合的一种建筑形式,传入厦门后,又与厦门的地域特点相结合,形成了骑楼街市。
  骑楼的功能,综合起来有下列五点:
  1、挡避风雨侵袭,挡避炎阳照射,造成凉爽环境;
  2、骑楼发端于改善生活环境,进而成为商业谋生的场所,以商业活动为主,表现出开放意识和洋为中用的创造性思维;
  3、连廊连柱,立面统一,连续完整,中西合璧,多元共存的独特风貌;
  4、冲破了居家单门独户的束缚,变成顾客的共享空间,并体现相互尊重的现代意识。走在骑楼下,自在闲适,温馨亲近,脚无沙尘,清洁整齐,透出关心互动良好的人际关系;
  5、有浓郁的生活气息,成为品茗、聊天、纳凉、会客、交流信息、晚间凉眠的地方。还是小孩做作业、跳橡皮筋等玩耍的空间,反映了厦门商业文化与社会文化的地域特色。
  近20年,又是电力线、通讯线通过的空间,强烈表现了厦门的时代特征。
 
山区民居
 
  山区内地的民居建筑,其一般多选择接近河谷、山边的向阳小坡 地 族而筑居。最主要是选择接近有水源地段、交通方便、利于耕地生产区的自然地形灵活布局。通常有几户至几十户人家组成村落的集居群,居群规模,大小不等,村落无完整的街道,乡村街道随着山坡地变化曲折蜿蜓,路面多以土筑路或铺河卵石路面,而错落的民居就建于小路边。山村民居建筑平面自由、灵活,不受什么格式的限制。整个村落布局虽缺乏规律,但多依傍地势而建,显得层次分明,形成一组高低错落、变化有序的外形轮廓层次感很强的群体形象。
 
嘉庚风格建筑
 
  嘉庚建筑形成的历程
  初创阶段:1893-1916年
  这期间校舍的建筑图纸完全是从新加坡带回来的,建筑形式基本承袭了南洋殖民地及西欧古典主义建筑形式。
  发展阶段:1915-1949年
  这期间,陈嘉庚已在校舍建筑上积累了经验,在新校舍的选址、布局、设计上坚持自己的主张,不惟外、不崇洋,善于利用环境突出建筑的气势,用闽南的人才、材料建自己的校舍,他与土木师傅结合以步代尺,以杖代笔,搞拐杖下设计,现场勘察勾画,出现了中式屋顶与西式屋身相结合的独特形式即“穿西装,戴斗笠”的嘉庚风格建筑。他说“每个民族,多有他的历史传统和民族性的建筑艺术,不必强用于异族而来抹杀自己民族的建筑文化艺术。而走上模仿洋化维妙维俏的道路,是埋没自己民族和本国伟大历史传授下来的建筑文化艺术,是没有国性的。”
  定型阶段:1950-1960
  这期间校舍的建筑,其规划和布局更体现了半围合组团,组合形式更加灵活,表现出建筑和自然环境的统一,天人和谐。闽南式的大屋顶与西洋屋身相结合的建筑形式,成为嘉庚建筑风格的基本特征。
 
鼓浪屿建筑博览
 
  建筑博览,是鼓浪屿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精粹景观。先说我国传统建筑,如宗教建筑、园林建筑、居民建筑等,在鼓浪屿都可以找到其影子,尤以园林建筑的廓、亭、阁、楼、桥,菽庄花园里样样齐全,如渡月桥,如壬秋阁,如小板桥和四十四桥,如蛇岭花苑长廓,又如用“叠石”的累古而成的“十二洞天”,俗称“猴洞”;依墙而造的顽石山房的石壁和“人造瀑布”。飞檐、斗拱、铺首、漏窗和彩画、琉璃工艺等艺术处理到处可见,增添了园林的丰彩。
  此外,近年陆续建成的:有原鼓浪屿公园中改海底世界;有郑成功高大雕像及浮雕的皓月园;有我国著名妇科专家林巧稚大理石像的毓园;灌木花卉、棕榈婆娑、华果飘香的会桥亚热带植物引种园;陈列厦门千年历史、特区建设概貌的厦门博物馆;颂扬英雄业绩的郑成功纪念馆;以及延平公园和港仔后游泳场、中山图书馆、人民体育场,和有园林建筑风格的鼓浪屿别墅、观海园旅游度假地、鼓浪屿宾馆等,在1.78平方公里中,有这么多功的公园和馆舍,其密度恐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
  宗教建筑中,有我国传统的寺庙建筑如佛教的莲花庵等,也有基督教的三一教堂和天主教的天主堂等,则是采用西文“十字平面式”的建筑结构,祭坛两侧增加横向空间,高度与正厅相应,形成十字平面,象征基督受难,又适合宗教活动。
  陵墓建筑,是我国传统建筑之一。古代有地下的地上两部分,并有严格等级之分。鼓浪屿与古代无大官陵墓,但亦有明末清初古墓,即鸡山路旁的郑成功谋士“明志士陈士京先生之墓”,和洋人墓居的“洋墓口”。鼓浪屿成为中西坟墓建筑不同风格的集纳地。
  鼓浪屿之所以成为世界建筑博览,主要是民居建筑,这有其百年来的历史原因,帝国主义列强入侵和掠套,鼓浪屿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缩影公共租界,有英、美、法、德、日本、西班牙、荷兰、菲律宾、比利时、奥地利、丹麦、挪威、葡萄牙、瑞典等14个国家领事馆,必然带来这14个国家的各自建筑风格。再者,厦门是会工出口口岸,鼓浪屿尚有“猪仔馆”遗址。据20世纪80年代统计,居住鼓浪屿有6000多户人家,海外有亲属的超过一半多,散居在世界29个国家和地区,许多人在海外勤劳致富,如印尼华侨黄奕柱、越南会侨黄仲训等,他们“叶落归根”时,必然带回居住国的文化,因之出现建筑风格纷呈的局面。再说,建筑物大多建于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当进科技发展还没有今日如此之飞跃,这个建筑博览必然是古典的,因鼓浪屿面积小,其建筑物必然是别墅型的。
  古代民居建筑是以家庭为单位,四周封闭式闽南大厝,有二进、三进,甚至有五进、七进的。鼓浪屿的古厝多为平房,多有围墙,前有庭院,有的还有城井。其山墙和屋顶的建筑形式,歇山、悬山和硬山的处理方法都有,各呈风姿;其外墙,采用清水墙和混水墙的均有,以混水墙为主,有的还镶有图案。新式民居,多是中西合璧的“洋楼”,千姿百态,相映生辉。
  建筑博览,还包括鼓浪屿的道路建设,计有29条路和1条巷,其中有滨海大马路,曲折通幽的巷道,陡坡的山道,临街的街道;更值一提的是那条近8里路的环岛路,傍海绕岸,似桥非桥,“跨海穿山”的大道,在我国道路建筑史上恐怕也是仅此一条。此外,还有利用人防工程修建的笔山洞和三丘田通往日光岩、延平公园、英雄山的地下旅游通道,与道旁千姿百态的建筑物相配称,洋楼里传来悠扬的琴声,诗情画意,恐也是世上罕见的。
 
鼓浪屿近代建筑
 
  鼓浪屿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位于厦门岛西南侧,海拔35-100米,面积1.78平方公里。宋代开始有人上岛开发,元代设兵员御守。明初,设汛口,建墩台。明末,民族英雄郑成功曾在鼓浪屿建寨屯兵,进行抗清斗争。鸦片战争后,厦门被迫开放为通商口岸,西方殖民者大量涌入厦门,由于鼓浪屿自然条件优越,非常适于居住,而成为在厦外国人道选的办公地和居住地。从1844年开始,先后有13个国家在鼓浪屿设立了领事馆,英、美、法等国也先后在此兴建教堂、开办学校、医院以及洋行等。1903年以后,鼓浪屿进一步沦为公共租界,成为西方列强的共管天下,因此,鼓浪屿留下了较多的西式公用建筑和民用建筑。20世纪上半叶,大量富商、华侨也纷纷到鼓浪屿建宅置业,兴建了大量的西式或中西合璧式的私家宅院,鼓浪屿的建设达到历史最高峰。目前,岛上所存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建造的各式建筑共1000余座,其建筑形式多样,建筑质量上乘,因而,鼓浪屿被誉为“万国建筑的汇集地”。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鼓浪屿近代建筑”由美国领事馆旧址、日本领事馆旧址、汇丰银行公馆旧址、天主堂、三一堂、安献堂、八卦楼、西林 瞰青别墅、亦足山庄、菽庄花园等10处共13座建筑组成,这些建筑浓缩了鼓浪屿近现代的发展史,是研究中国沦为殖民地半列民地社会的实物资料。另一方面,这些建筑也是我国民居建筑由传统形式向现代形式转折时期的产物,为研究我国近现代建筑发展史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2005年由福建省政府公布为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由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紫线规划将鼓浪屿“万国建筑”划为历史风貌街区,保护范围为鼓浪屿集中分布的片状聚合历史风貌建筑群。在这个街区保护范围内,包含了十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四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上册紫线规划对该历史风貌街区整体保护的基础上,本册将对这十处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风貌建筑分别划定保护范围及提出保护要求。
  一、美国领事馆旧址
  美国领事馆旧址坐落于三明路26号,与厦门岛最繁华的鹭江道隔海相望。1844年,鸦片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美国政府就派哥伦布来到厦门,在鼓浪屿田尾球埔旁设立了“交通邮政办事处”,并代行领事之职。1865年,该办事处升格为领事馆,随后迁至三和路(今三明路26号)办公,1930年,领事馆在此址重建。
  该建筑由美国工程师设计,坐西朝东,砖混结构,地上二层,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020平方米,总用地面积约6300平方米,系典型的美国折衰主义式建筑。建筑以红、白两色为主色调,南面和东面分别设置两个出入口,并以白色科林斯式大廊柱来强调建筑的主立面。四面山墙设三角形为屋顶装饰,屋面铺灰色机平瓦。
  二、日本领事馆旧址
  日本领事馆旧址坐落于鹿礁路24、26、28号,旧址包括领事馆及警察本部3座建筑。1874年,日本政府派“台湾总督”率陆军少佐来鼓浪屿筹建领事馆,办公地暂设于日本在鼓浪屿的大和俱乐部内。1896年3月,日本领事上野专一正式在鹿礁路兴建馆舍,1898年竣工落成。1915年,日本领馆在馆内附设了警所。1928年,日本领事在馆舍右侧增建两幢楼房作为警察本部,内设刑讯室和监狱。从1928年至1945年期间,警察署的地下监狱内曾关押过无数爱国者和无辜百姓。
  日本领事馆:坐北朝南,建筑面积2930平方米。地上二层,地下一层。砖木结构,平面呈前廊式布局,拱券宽廊,为仿英国维多利亚式别墅建筑。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石墙,勒脚上为清水红砖墙。屋顶为双坡顶,廊顶为平顶,屋面铺红色机平瓦。
  日本领事馆警察本部:共两幢,一幢为警察署,另一幢为警察宿舍,均为砖混结构,红色清水砖墙,厚墙长窗,简洁厚重,系20世纪典型的日式建筑。警察署坐南朝北,建筑面积855平方米,地上二层,地下一层。警察宿舍坐西朝东,共2层,建筑面积508平方米。警察署地下监狱的墙壁上至今仍留有当年被关押者用手指或木片刻画的字迹数十处,包括入狱时间、囚禁天数以及受刑及痛斥日寇暴行等内容的文字。
  三、汇丰银行公馆旧址
  汇丰银行公馆旧址坐落于鼓新路57号。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英国“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在厦门开设分行,为厦门最早的近代银行。1920年前后,汇丰银行在笔架山东北端山崖顶建此建筑作为银行的行长住所。
  该建筑为英国建筑师设计,系典型的欧式别墅建筑。砖石结构,占地384.6平方米,地上一层,半地下一层。平面三面设廊,共三个出入口。地基以钢筋打入岩基,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墙,勒脚上为砖墙抹灰粉白。东面及北面临崖面海,光线充足。廊柱为希腊科林斯柱式,柱座为花岗岩,柱身为红砖砌成,柱头雕饰花瓣。屋面为多面坡顶,铺设灰色机平瓦。
  四、天主堂
  天主堂坐落于鹿礁路34号。1842年,西班牙天主教会来厦门传教,初在鼓浪屿田尾租民房设礼拜堂,后迁入鹿礁路西班牙领事馆内。1858年后,西班牙天主教会先后在厦门磁安路兴建天主堂及主教署各一座。1917年,主教马守仁在鼓浪屿西班牙领事馆旁兴建了鼓浪屿天主堂,并将主教署迁至鼓浪屿。时厦门天主教教区管辖范围包括闽南、闽西及闽中25个县。
  该建筑为典型的哥特式建筑,西班牙建筑师设计。教堂坐西北朝东南,建筑面积232平方米,砖石木结构,平面布局前为方形,中部长方形,后部半圆形。前部为钟楼,共三层,一层为入口,二层为歌经楼,三层为钟塔。中、后部单层,中为礼拜大厅,后为祭台。大厅内两排列柱纵分,柱间设多面连拱尖顶天花。外墙为砖石结构外抹灰粉白,建筑立面装饰哥特式小尖塔及玫瑰花窗,窗楣上镌刻中文“天主堂”以及拉丁文“ECCLESLA  CATHOLICA”(意即“天主教会”)等字样。正立面设三道对开大门,两侧立面各开4道尖拱形窗,柱式为希腊爱奥尼克式。十字架置于钟塔顶部,塔内有始建时购置的铜钟一口。屋面铺红色机平瓦。
  五、三一堂
  三一堂坐落于安海路69号。鸦片战争后,英美基督教传教士即来到厦门传教,由于鼓浪屿居住人口较少,岛上一直未正式建教堂,仅设有供外国人使用的小型礼拜堂。20世纪以后,随着鼓浪屿人口增多,为解决岛上教徒顶风冒雨渡海做礼拜的不便,英国长老会派下的厦门港礼拜堂、美国归正教会派下的新街礼拜堂和竹树脚礼拜堂三个堂会决定在鼓浪屿联合兴建一座教堂。1934年,教堂正式动工兴建,1936年底土建基本完工,并被命名为“三一堂”。“三一堂”既寓意三个教堂联合兴建之意,又寓意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教义。
  三一堂为典型的欧式教堂建筑,为留学德国的中国建筑师和荷兰工程师共同设计。教堂坐西朝东,建筑面积886平方米,砖混结构。平面布局呈十字形,外观严谨对称。建筑以红白两色的为主色调,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墙,勒脚上为清水红砖墙。四面山墙装饰4个三角形山花。教堂共两层,一层为半地下室,二层为礼拜大厅。屋顶为三角形钢梁屋架,屋顶正中建八角形钟塔。钟塔平面呈八角形,穹隆顶,顶上置十字架,塔内有始建时购置的铜钟一口。屋顶为双坡顶,面铺红色机平瓦。东、南、北三面共设三个出入口,门楣上镌刻楷书“三一堂”。
  六、安献楼
  安献楼坐落于鸡山路18号。1906年美国基教安息日会牧师安礼逊到鼓浪屿传教,同时在鼓浪屿创办了“育粹小学”,后更名为“美华小学”。1910年增办“美华女学”。1934年,安礼逊在鸡山顶兴建一座楼房,落成时正值安息日会在此举行闽南各属支会联谊会,安礼逊主持了“安献典礼”,便将该楼命名为“安献楼”。1938年,美华男、女两校合并,迁入“安献楼”内。
  该楼坐北朝南,为花岗岩条石建成的全石构建筑,共3层,建筑面积1005.6平方米,平面为封闭式内廊布局,建筑沿中轴左右对称,中心部位入口处以四根圆柱、三角形山花和台阶为装饰。屋顶为平顶式,四周设高1米的石砌女儿墙。该建筑为美国建筑师设计,受当时欧洲新建筑的影响,注重功能和结构,立面处理简洁、明快。
  七、八卦楼
  八卦楼坐落于鼓新路43号,原系私人别墅,建于1907年,楼主林鹤寿为台湾富绅板桥林氏三房。板桥林氏祖籍为福建龙溪,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台湾,因不愿做亡国奴,林家举家内迁,定居于鼓浪屿。1913年,大楼因资金短缺而停工,后由日本人出资续建,1920年落成。1924年,日本领事馆接管该楼,并在此开办了旭瀛书院鼓浪屿分院。1938年日军占领厦门时,被辟为临时难民收容所。厦门沦陷期间,复为日本旭瀛书院。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将其作为敌伪财产予以接收,交由厦门大学使用。现为厦门市博物馆。
  八卦楼位于笔架山西北坡,为美籍荷兰人郁约翰设计。楼坐南朝北,建筑面积为4623平方米。平面布局为四面外廊加十字内廊。地上三层,半地下一层,地下室部分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四角耳房为清水红砖墙,其余为砖墙抹灰粉白。建筑四面外廊均设有数根巨大圆形廊柱。二楼顶部分为平顶,四周砌高约1米的女儿墙。三楼为多坡顶,屋面铺红色机平瓦。中心部位为高达10米的穹隆顶观景台。东、西、南、北四面均设入口。该楼系鼓浪屿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八、西林  瞰青别墅
  西林 瞰青别墅坐落于永春路72、73号,为旅越华侨黄仲训的私人别墅。1918年,黄仲训在日光岩北麓建造了“瞰青别墅”。1927年,又在日光岩西北侧建成西林别墅。现为厦门郑成功纪念馆馆址。
  西林 瞰青别墅均为欧式建筑。
  西林别墅:坐南朝北,砖混结构,地上三层(局部四层),半地下一层。建筑面积1360平方米。东、西、北三面设外廊,北外廊3楼中部加设外突半圆形敞廊,南面二、三楼加设窄外廊。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勒脚上为清水红砖。三楼顶为平顶,四周砌高1米的女儿墙,东南角设观景亭。四楼顶为四坡顶,屋面铺灰色机平瓦。柱头为爱奥尼和科林斯混合柱式。入口处以高大的台阶、半圆形拱门和半圆形敞廊构成建筑物的核心通道。
  瞰青别墅:坐东朝西,砖木结构,共两层,建筑面积459平方米。平面呈前廊式布局,前廊中部外突呈曲形。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勒脚上为砖砌外抹灰粉白。屋顶为四坡顶,屋面铺灰色机平瓦。
  九、亦足山庄
  亦足山庄坐落于笔山路9号,位于笔架山半山腰上,建于1919年,为旅越华侨许降乃饺吮鹗P皆谠侥暇竺字赂缓螅诠睦擞旖ㄔ炝恕耙嘧闵阶保⒁饩痛艘炎悖哟思炊佑诠睦擞臁/DIV>
  亦足山庄系典型的欧式别墅,庭院式布局。院前有高大精美的门楼。走进门楼,可见雕饰精细的欧式灯柱、盾形花雕、阶梯护栏等,具有西方洛可可琐碎纤巧的装饰风格。主楼南侧的庭院设有观景亭和完善的盥洗设施,庭院处理融合了江南园林堆石砌亭的造园手法。主楼坐西朝东,地上二层,半地下一层,砖石木结构。建筑面积1022平方米。主立面为欧洲古典三段式设计,通过巨柱廊、附壁柱、线脚、山花等处理,强调了正立面的雄伟高大。墙体勒脚下为花岗岩条石砌筑,勒脚上为清水红砖。屋顶东西两面为平顶并设女儿墙,中部为四坡顶,红色机平瓦铺面。
  十、菽庄花园
  菽庄花园坐落于鼓浪屿岛的南面海滨,建于民国初年,园主乃闽台富绅林尔嘉。林尔嘉,字菽庄,祖籍福建龙溪,其先祖于清乾隆年间赴台湾淡水垦殖发展,富甲台湾。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时任台湾垦抚兼团防大臣的林维源不愿做亡国奴,举家内迁,定居于鼓浪屿。1905年林维源逝世,其子林尔嘉继承父业,先后担任厦门总商会总理、厦门市政会会长等职。1913年,林尔嘉购置了草仔山一片面海坡地,仿照其父辈在台北建造的板桥别墅,建成此私家园林。厦门沦陷期间,林尔嘉迁居香港,抗战胜利后,林尔嘉回台湾定居。1956年林菽庄家人将该园捐献给厦门市政府,1965年后被辟为公园。
  菽庄花园:东倚草仔山山坡,坡下为一小港湾,西侧为湾仔后沙滩浴场,占地面积2万多平方米。林尔嘉巧妙地利用了这一优良的自然条件,将园林设计为“藏海”和“补山”两大景区。
  “藏海”之意即游人进入园中,并非一下就看到大海,而是经过曲折的前导之后,突然使人视野大开,海阔天空的感觉油然而生。该景区主要建筑有:眉寿堂、壬秋阁、四十四桥、观鱼台、真率亭、渡月亭、千波亭及招凉亭。
  “补山”即是将草仔山稍加添补、点缀,使其达到天工与人巧的高度结合。该景区以一闭合式水塘为主,在其周围布置了假山亭榭,曲桥楼阁、花草树木,颇有洞天之感。景区主要建筑有:熙春亭、茆亭、十二洞天、顽石山房、亦爱吾庐、听潮轩和小兰亭等。
  四十四桥:全长100多米,为全花岗岩石构桥。桥曲折迂回,凌波卧海,宛如游龙。桥上有观鱼台、渡月亭及千波亭,桥尽头为招凉亭。亭台全为石构,或呈圆形,或呈方形,或呈扇形,形式各异。亭顶有平顶、攒尖顶、歇山顶等。桥面大部分为平梁式桥,中间个别地方为拱桥,桥中部与一天然巨石相连,巨石正背两分别题刻“海阔天空”、“枕流”等字样。
  眉寿堂:林尔嘉别号“眉寿”,故名。该堂为主人宴请宾客之所,也称“谈瀛轩”,“瀛”是台湾的别称,表达了主人怀念台湾故园的心情。眉寿堂原为一层,砖木结构,屋面铺绿色玻璃瓦。20世纪80年代维修时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并加建成两层建筑。
  壬秋阁:建于1922年秋,当年为农历壬戌年,故名。阁为砖木结构,歇山顶,屋面铺绿色琉璃瓦。20世纪80年代维修时,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
  十二洞天:又称“猴洞”、“迷魂洞”。系用多色砂岩、亘岩、砾岩等天然岩石垒叠而成的假山。假山内建有12个洞室,分别以十二地支命名。洞室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石阶小径上下盘旋,曲折迷离。
  顽石山房:系园主人的书房,取意于“顽石点头”成语典故。林尔嘉自比顽石,晚年又称“百忍老人”。该建筑原系三层西式洋房,后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20世纪80年代末重建。
 
欧陆别墅
 
  鼓浪屿别墅的建设历程
        第一阶段:1840-1920年
  《南京条约》签订以后,西方13个国家向鼓浪屿派驻领事,建立领事馆。1844年,英国首先在鼓浪屿鹿礁顶首先建领事馆,这是鼓浪屿有欧陆别墅的开始。1847年,建立领事公馆,1870年,又建立了新的领事馆。
  之后,美国等12个国家在鼓浪屿建立了领事馆,这些是比较纯正的欧陆建筑。
  基督教随着英国军舰登陆鼓浪屿,教士们建起了教堂、学校、医院和牧士楼、姑娘楼。
  海关(税务司)是洋人统治的,占领了鼓浪屿最好的地方建公馆、造公寓、设俱乐部和办公楼,附属的邮局、电信局、气象台、港务楼、银行等,一律为欧式建筑。
  第二阶段:1920-1935年
  华侨回鼓浪屿建造了大量的中西合璧的别墅。
  门楼
  鼓浪屿别墅都有一个颇有特色的门楼,现存约在500座以上。集古希腊三大柱式、巴洛克雕塑和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于一体,融中西文化于一炉。
  柱式
  鼓浪屿别墅的柱式,绝大多数承袭古希腊三大柱式,也有许多复合柱式,还有中国设计师和工匠制作的创新变异柱式。
  窗
  鼓浪屿别墅的窗有欧式的、中式的、有中西混合的,有尖拱的、圆拱的、落地的、半墙的等。
  廊
  鼓浪屿别墅的廊,有单面、双面、三面和回廊之分,廊间铺以圆拱、平托,圆柱、方柱、八角柱、凹槽柱等,使别墅平添许多灵气。
  屋顶
  鼓浪屿别墅的屋顶,有僧帽顶、圆顶、八卦顶和平顶、坡折顶、双坡顶、四坡顶等多种形式。
  精美别墅
  八卦楼(鼓新路43号)
  八卦楼是厦门近代建筑的代表,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总建筑面积3710平方米,高25.7米。圆顶高10米,有8道棱线,置于八边形的平台上,顶窗呈四面八方二十四向,民间就称它为"八卦楼",它既成为海轮进出港口的标志,也是厦门近代建筑的代表。八卦楼原主人为台湾板桥林本源家族的第三房林鹤寿,原鼓浪屿“救世医院”院长美籍荷兰人郁约翰自告奋勇免费为其设计。当时,西方设计崇尚复古,郁氏也借鉴了古罗马、古希腊、阿拉伯和中国古典建筑风格的多种艺术风格,设计出这幢融东西方建筑文化于一体的独特的仿古建筑。红色圆顶是直接摹仿世界最古老的伊斯兰建筑巴勒斯坦阿克萨清真寺的石头房圆顶;82根大圆柱是参照公元5世纪建造的古希腊海拉女神庙的大石柱;柱间平托的石梁和线条,可从希腊雅典广场的赫夫依斯神庙看到;十字形通道源于希腊,后用于罗马教堂;古希腊的陶立克式和爱奥尼克式柱头装饰和压条下的青斗石花瓶,充分展示中西结合的古典美。
  1920年,日本占有八卦楼,挂牌名“旭瀛书院”。抗日时期,八卦楼成为难民收容所。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将其没收,曾作为厦门大学文学院的新生院。1954年,人民政府拨款重修,创办“鹭潮美术学校”,即现在的福建省工艺美术学院。1958年市科委迁入,并开办“中医学校”等。其后还有电容器厂、计算机厂、电子研究所等。1983年,拨为厦门博物馆至今。八卦楼建筑艺术精美,成为厦门的标志性建筑。
  黄家花园中楼,中国第一别墅(晃岩路25号)
  黄家花园中楼南安金淘人黄奕住,在印尼经营糖业发家后,于1919年回国定居鼓浪屿,在厦门和上海等地都有投资。1921年建成黄家花园南北楼后,黄奕住决心造一幢超过鼓浪屿所有别墅的高级别墅。他拆除"中德记"旧红砖楼,延请中外工程师精心设计,由上海裕泰营造公司承建了被称为"中楼"的这幢别墅,现编晃岩路25号。
  中楼注重欧陆风格,用料讲究,室内楼梯、栏杆,一楼及前后大走廊和户外台阶均用意大利刨光白玉大理石建造,门窗、家具、楼楹、护墙、吊顶、地板均用进口楠木制作。中楼内精雕的博古架、青铜镂花壁炉、名匠细琢的廊柱,处处显示中西结合的古典美,既具欧式别墅风采,又有贵族的华丽装饰,并兼有许多中国传统装饰技艺,是一座中西结合的以欧式风格为主的高级别墅,中楼新颖华贵,稳重大方,加上花木配衬的花园庭院,十分秀美,当时号称"中国第一别墅"。据《黄奕住传》载;南北二楼造价为七八万银元,而中楼高达29万银元,可见其豪华气派!
  李清泉别墅-容谷(升旗山麓)
  李清泉别墅李清泉,晋江籍旅菲华侨。1926年他在鼓浪屿升旗山麓买下地皮,建成中西合璧的三层别墅,就是李清泉别墅“榕谷”,榕谷乃是因为大门口有一株百年古榕,别墅全部由山石打造出来,宛若山谷,故名之。但是大铁门上却镶着“容谷”二字,这是不解其意的误写的。
  别墅分大楼和小楼,由旅美中国工程师设计督造的,1928年竣工。其地点之好、选料之精、环境之美,在鼓浪屿数一数二。正面有罗马式大圆柱,庄严稳重。别墅庭院以多色花岗岩卵石铺成小径,形成彩色图案,使别墅显得更加秀美。庭院里种植名贵南洋杉和花木,中心为欧式喷水池,加上假山亭榭,使别墅多了几分大自然的温馨。李清泉父子是经营木材发家的,所以别墅采用名贵木材进行装饰,门窗、楼梯等均使用高级赤楠。榕谷先后住过日本兵、国民党兵和解放军。李清泉在漳州路还有两幢别墅,里面的楠木地板、家具至今仍光可鉴人。
  林语堂新娘房(漳州路44号)
  林语堂故居林语堂故居是其夫人廖翠凤的家,一幢十分苍老古朴的英式别墅,也是鼓浪屿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原为二层别墅,因年久失修,已塌圯一层,但气韵仍在,徜徉其中,还能依稀感到当年的一丝灵气。现编漳州路44号。
  1918年8月9日,林语堂和廖翠凤结婚,新娘房就设在廖家别墅中厅的右房里。新房至今还在,但十分老旧,住着翠凤的侄儿廖永明教授。林语堂在鼓浪屿求学,寄寓这里。结婚后,他就是从这里走向世界,成为世界文化名人。
  金瓜楼(泉州路99号)
  金瓜楼金瓜楼,现编泉州路99号,金瓜楼建于1922年,1924年由旅菲华侨黄赐敏买下作为住宅。该楼因屋顶有两个貌似金瓜的塔顶而得名。“金瓜”橙黄泛金8条瓜棱十分明显,8个棱角春草飞卷,神韵古朴,是鼓浪屿一千多幢别墅中惟一的。
  金瓜楼是一座用中国传统装饰工艺装修的别墅洋楼,全部梁柱、檐楣、板角都饰有花卉、禽鸟、植物浮雕,既有乡土气息,又有洛可可的韵味。窗是欧式的,均装百叶。内部的厅堂布局又是中西结合的,既有中式的厢房和公用的厅堂,又有欧式壁炉和宽廊。其门楼也颇有特色,可与番婆楼、海天堂等别墅的门楼相媲美。这种用中国传统工艺装饰洋楼的手法,反映了广大华桥的乡土情结,这也是金瓜楼的独特风格。
  海天堂构中楼(福建路42号)
  海天堂构是黄秀lang(火良)于20世纪20年代与同乡黄念忆在福建路盖起一组5幢欧式别墅。其中三幢是晋江旅菲华侨黄秀lang(火良)建的,两幢是黄念忆建的,以中楼最有个性。中楼原址为外国人的俱乐部,秀lang(火良)购得后在其上建起一幢仿古宫殿式大别墅。屋顶采用歇山顶,顶内中间装饰成藻井,井内置观音菩萨。前部二楼又装饰了一个藻井,上安重檐歇山顶,远远看去,像是一个重檐钻尖的亭子,十分优美。这5幢别墅采用中国建筑传统的对称格局,以中楼为主,向两侧展开,中心建一广场,形成一组规模宏大的建筑群。楼群正门门楼(图86)上书"海天堂构"四字(现编福建路42号),以示这群别墅规模宏大。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 地址: 福建省厦门市环岛南路 电话: 86-592-2579999 邮编: 361005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22664号